主页 > 眼球 > 眼球拍摄令隐私无处藏身(图)
眼球拍摄令隐私无处藏身(图)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温君凯发自北京坐在你对面的那个人,突然停止吃东西,一边道歉一边将自己的眼球挖出来,“内存不足了,早上出门只换了电池,却忘了更新存储卡……”说话的同时,他已经给眼球更换了一只卡片,然后装回空眼窝内。是不是已经毛骨悚然了?注意,这不是在拍科幻恐怖片,而是将要发生在你眼前的真实一幕——科学家的努力正在使眼球拍摄成为现实。

  旧金山独眼艺术家坦雅·弗拉希是产生此类需求的第一人。她在2005年的车祸中失去一只眼睛,征求了私人医生的意见后,坦雅向科研人员发出这样的请求:她希望能开发一种“眼球摄像头”来取代假眼,并列出这种“眼球摄像头”的一些规格——DVR功能,MPEG-4压缩,miniSD插槽,A/Vout,蓝牙等。

  无独有偶,现年36岁的著名加拿大独眼电影人罗布·斯彭斯年少时在一起枪击事故中伤到右眼,三年前接受眼球摘除手术,装上义眼,斯彭斯从《无敌金刚》中获得灵感:自己的空眼窝中完全可以装下一只小镜头,这一缺陷正是别人没有的“优势”。他认为,与常规摄像头相比,隐藏在义眼中的摄像头将拍摄到更自然的谈话。

  前不久,斯彭斯就计划在技术人员帮助下把一个微型摄像头装入义眼,准备拍摄一部视角独一无二的纪录片,他希望可以如实记下自己亲眼所见的画面。

  斯彭斯的“眼球摄像头”由三部分组成:一个用于结肠镜检查的摄像头、一块电池和一个可以把拍摄画面传输到电脑的无线发射器。适合眼圈内的小物件可能有点挑战性,但斯彭斯设法寻求一些顶尖工程师的帮助,例如找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可穿戴计算机研究小组,请求加利福尼亚州一家专业制造手机和电脑用微型摄像头及内诊镜的公司提供摄像头。

  斯彭斯要拍摄的纪录片,旨在探讨拍摄现代社会人们暴露于摄像机监视下而浑然不觉的情况。他说,他要变成一个“人体摄像头”来探讨隐私话题。

  事实上,很多人并不欢迎斯彭斯和他的秘密摄像眼,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成为某一个“眼球摄像”的主角。针对这种担心,斯彭斯说,虽然他拍摄时不会告诉被拍摄对象,但会在征得他们同意后才在影片使用这些画面。另外,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他才会开启摄像机。他不会去拍更衣室,洗手间这样的地方,也不准备制作真人秀节目。

  不过,人们在对“眼球摄像”感到新奇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在质疑和担心,一旦“眼球摄像”被不法分子利用,大家的隐私将真的无处躲藏。(责任编辑:杜芸)